緩緩地,她拿下書,平靜地道出往事,以往不了解的事情,有了年紀後,似乎也

 

不是那麼難理解了,平淡的語氣,是嚥下人生的起伏後的喘氣或是嘆息呢?聽不出

 

一絲對人生收穫滿滿的滿意;不到兩分鐘的對話,是多少次與自己對話的累積呢?

 

    揉了揉臉,啊!好久沒看見她揉臉了, 還是她揉的時候,是在夜深人靜時,

 

學友的歌《他來聽我的演唱會》這樣唱著:「他來聽我的演唱會,小孩問他為什

 

麼流淚,身邊的男人早已漸漸入睡」是不是,這時的她,揉的不是臉而是淚呢?

 

    幼時,她揉的是不被滿足的淚,少年時,她揉的是無法享受青春的淚,中年

 

,她揉的是孩子及丈夫的淚,此時她揉的是什麼呢?是破碎的記憶?是沉重的

 

眼皮?或許,她想揉掉的是自己,什麼都可以揉的掉,但是揉不掉的是她。

 

    是揉,是留、是流、是瘤她深深地打了一個呵欠,身邊的男人早已入睡,

 

書本滑落,是一本好書:《放下自己更自在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okuma 的頭像
kokuma

走一走也很好

koku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